从鹿儿岛选拔了四大队、炮兵四小队成为日本现

2019-10-31 作者:老奇人论坛开奖资料   |   浏览(95)

乃木希典明治天皇时代,由日本官方人为制造出来的一个所谓军神,现代的日本史学界对其武功,特别是在日俄战争旅顺战役中其攻击203高地的战役指挥,基本持否定态度。有些更激进的如司马辽太郎干脆就给他戴上一个愚将的称呼,战前对乃木的肯定和吹嘘,实则是鼓吹愚忠天皇的人为神话而已。

丢了军旗的联队长

出生于日本东京。 幼名无人,曾用名源三郎、文藏。系长州藩士乃木希次第三子,自幼的基本教育是武士道精神与儒学忠君思想,作为跻身长川藩陆军高级将领的乃木西典,其指挥作战只能以古典或陈旧来形容。日本在明治四年开始实施效忠天皇“亲兵制度”,组建中央统帅的直辖部队,从萨摩藩、土佐藩三处征集将兵,从鹿儿岛选拔了四大队、炮兵四小队成为日本现代海军的中核;从山口县组建了三大队;从高知县选拔了步兵二个大队、骑兵二个小队、炮兵二个小队。自明治到昭和,海军素以鹿儿岛出生者核心领导,陆军则以山口县将领为主,高知县只在骑兵炮兵中势力较大。中央直辖军组建后,兵部大辅的司令位子由长川藩头山县有朋掌权,而山县则对山口县出生将领不吝提拔,乃木也是其提携的后进。曾以藩兵身份遴选为天皇“亲兵”。1877年在Z压西乡隆盛反叛的西南战争中,身为第十四联队少佐联队长的乃木率军向熊本增援,在中途便被敌击溃,大部被歼,联队军旗都被叛军夺走,当时日本军方对部队官兵已开始采取军国教育了,认为军旗是部队的象征,是生命和荣誉的标识,是万万不能丢的。乃木作为联队长在战场上丢掉了联队旗,觉得无颜活着,便使起武士道的精神,扬言要自杀殉旗殉天皇,后被好友儿玉源太郎和山县有朋劝阻。申请天皇赦免,从此对天皇“纯忠至诚”、“一意奉上”,誓为天皇肝脑涂地。从此乃木之名便深深的烙在天皇脑印中。1885年升为少将;1886年赴欧洲留学,两年后回国任近卫军步兵第二旅团长。1890年春因病退职,一度隐居田园。

甲午战争的旅团长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乃木希典重返军界,任**日军第二军第一旅团长,听命于第一师团长山地元治的指挥。入侵中国之前,写诗公然表白其狂热的军国主义思想:“肥马大刀尚未酬,皇恩空浴几春秋。斗瓢倾尽醉余梦,踏破支那四百州”。1894年10月24日,他带领日军先头部队在辽东半岛花园口登陆,并承担攻打辽东重镇金州的任务,纵容日军一路烧杀抢掠。在攻打金州时曾赋诗“山月草木转荒凉,十里血腥新战场。征马不前人不语,金州城外立斜阳。”。占领金州后,又占领大连湾炮台,轻易夺取清军大批武器装备。之后,又花了二个小时轻易占领旅顺。用当时日军一位将领的话来说,那仅仅是步行去接管。但在进军中途,乃木指挥部队两次对无战力的败兵进行歼杀近千余人,暴露出乃木残忍的一面。日军在金州和旅顺大肆虐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百姓,尤其是在旅顺惨绝人寰地疯狂屠杀无辜平民竟达2万人,他和山地元治是十恶不赦的罪魁祸首。之后,他带领日军北上占领复州,下令关闭复州城门,又纵使部下搜刮抢掠、奸淫烧杀,无恶不作。1895年1月后,乃木希典北攻盖州、大石桥、太平山、田庄台等地,侵略足迹遍布辽东半岛,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尸体铺平了他的升官加爵之路。

想卖掉台湾的总督

1895年4月后,晋升为陆军中将,特封为男爵,历任第二师团长、金州守备司令官、第十一师团长、1896年10月,日军中将乃木希典成为第三任台湾总督。乃木在1895年曾参加过侵占台湾的战争,对台湾的情况十分熟悉。他上任后,为镇压台湾人民的反抗,大力推行“以台治台”策略,颁布了《台湾绅章规则》、《土匪归顺政策》等法规,但由于台湾各界的抵制,乃木的阴谋未能得逞。

更令乃木头痛的是,台湾各地的抗日斗争波涛汹涌,使他和日军穷于应付。他上任两个多月后,台东就爆发了“太鲁阁斗争”。日军死伤数百,铩羽而归。由于台湾人民的反抗日益激烈,日军人和官员经常受到老百姓的袭击,一天到晚提心吊胆,恐惧不安,这让乃木对日本在台湾的统治前景感到灰心失望,想趁早甩掉这个包袱回国。 此时的乃木认为,台湾对日本的作用不大,因为日本侵占台湾的几年内不仅在经济上分文未得,而且台湾人民的反抗让日军死伤惨重。如果继续统治台湾,日本将会赔进更多的人命和钱财。因此,他产生了一个念头:将台湾卖出去,而且最好是卖给英国。1897年春,乃木希典利用回国之机,向当时的日本首相松方正义及军界、政界的少数要人谈了日本在台湾的处境及自己的想法。他建议将台湾卖给英国,这样既可甩掉一个包袱,又可获得一大笔钱,一举两得。当时的日本政府正处于财政危机当中,乃木的建议引起了首相松方的兴趣,但却遭到了日本内阁中强硬派的反对,乃木对出售台湾一事一直没有死心。为达到甩卖T湾的目的,乃木私下与英法官员进行了秘密接触。当时英国占领的殖民地甚多,殖民地的管理已使英国当局头痛不已,对购买台湾兴趣不大,因此,日本与英国的这笔交易没有正式谈就夭折了。法国则不同,1884年法国曾两次侵犯台湾,但都未能得逞。得知日本想出售台湾的消息后,法国人十分感兴趣。双方的外交官员经过讨价还价,初步确定台湾的售价为1500万法郎。1898年,伊藤博文重新成为日本首相,在他主持召开的军政要员会议上,乃木希典再次提出将T湾卖给法国的建议,日本外务省的官员也在会上汇报了与法方会谈的情况。乃木还在会上慷慨激昂地说:“台湾并入日本之后,日本分文未赚到不说,反而牺牲了许多人的生命。日本无力改变T湾人的中国情结,也难以在台湾取得经济上的收益,更无力治好台湾,这个赔本的事情不能再做了,干脆将台湾卖给法国。”几位日本军政大员也在会上发言赞同乃木的主张。几个人发言之后,曾任日军参谋本部参谋的儿玉源太郎起立发言反对:“我觉得不是台湾不好治理,而是我们管理的官员无能。如果首相觉得政府中找不到治理台湾的总督,我愿前往。”伊藤博文当即表态:“那好,台湾不卖给法国了。我任命你为第四任台湾总督,台湾的事情,全权委托给你处理。” 由于儿玉源太郎等人的坚决反对,日本将台湾售给法国的计划流产了。

屠杀日本人的将军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乃木希典**祸心再起,第四次得操旧业,补近卫师团长。同年5月,以日本陆军中将军衔任**日军第三军司令官,从而成为日军在日俄战争中陆地战场的主将。这次**,他竟然自备棺材3口,以示与其二子一道战死侵略战争、报效日本帝国。同年6月6日,他带领第三军团于大连盐大澳一带登陆,并在周水子北泡崖子设司令部。随后指挥日军经南关岭向西南推进,以压缩俄军防线。期间,因他的长子乃木胜典在日军攻打金州南山俄军阵地时阵亡,他得知消息,迅即亲去南山追悼其阵亡之子。他自恃甲午战争**攻打金州、旅顺经验,恃强自恣、狂妄无忌;准备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占领旅顺。日本国内也认为由乃木披挂上阵,必定稳操胜券,占领旅顺指日可待。不想旅顺未克,长子先丧,使他更加痛心疾首。

水师营会见 中央二人乃木和斯特塞尔自1904年6月下旬始,他以3个师团、2个预备团、2个野战炮兵旅团共5.6万人兵力和386门大炮,采用了空前的“肉弹自杀战术”,向旅顺3.3万俄军发起3次总攻,历时近百日,日军狼奔豕突,血肉横飞,乃木用人海,地道,夜袭,甚至组织了三千五百名头绑白布的敢死队冲锋,均以失败告终,战死日本军人5万余人,旅顺仍在俄军手中。对此,连大力举荐乃木的山县也主张撤乃木之职,追究其败因。然而,明治天皇从为了要让民众军人能盲目服从天皇信仰的愚民愚军政策需要而否决了山县提议。又一次保了乃木败将。

没有办法,1904年12月1日,满洲军司令官大山岩在保留乃木司令官的面子底下,悄悄派出了儿玉源太郎总参谋长,命令乃木希典暂时让出指挥权,由儿玉亲自督战第四次总攻旅顺,儿玉对炮兵的运用远远强于他这个只会用步兵冲锋的将军,结果见玉的方案仅打了八天,以战死战伤六千二百余名的代价便攻下了203高地。夺下203高地后俄军败局已定,日军又以要塞巨炮猛轰停泊在旅顺港内的俄国太平洋舰队,此时,乃木还看不清形势,还要拼其全力与俄决一死战。但俄军已无斗志,他意外地收到了俄军的乞降书。1905年1月1日,俄驻旅顺要塞司令斯特塞尔派出军使,手持白旗,向日军递交投降书。翌日,乃木希典派第三军参谋长伊地知幸介与俄军达成协议,旅顺遂为日军占领。于是,被明治天皇力保的乃木希典司令官,就体面风光的完成了攻占旅顺要塞的战胜国司令官,接受俄军的投降,写了首着名的“水师营的会见”的歌词,称乃木威严深沉,对败军之将显出宽厚203高地上日军建筑的尔灵山纪念塔仁慈,彬彬有礼,而俄军司令官则衷心盛赞其盖世武功。 该歌词不仅被选入小学生课本,而且被谱成曲,广为流传,塑造一个威严仁厚的日本军神形象。其实,在这场攻防战中,乃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愚将、败将,战斗在进行之中,许多战死士兵的乃木部下家属,在东京向乃木住宅扔砖瓦,叫骂道“杀人鬼。战后乃木将203高地改名为尔灵山,建造了一座高大的炮弹形纪念碑,并赋侍一首: 尔灵山险岂难攀,男子功名期克难。 铁血覆山山形改,万人齐仰尔灵山。之后,乃木希典北上增援,参加日军主力与俄主力的会战。当时俄军已成惊弓之鸟,怕了日军了。一开始是为了在沙皇面前为自己开脱,谎报日军兵力,到后来连自己都信了自己的谎言。乃木希典带的第三军当时已经从6万人减员到了3万人,而俄军司令库罗帕特金居然估算光日军第三军就有十万人!这样,乃木一加入战线 ,俄国人自以为不敌,就开始全线后撤。

日俄战争结束之后,1906年1月14日,乃木希典抛下数万日军的白骨和两个儿子的尸体回国。在回国途中,乃木于船上迎风洒泪,赋诗曰:“皇师百万征强虏,野战功城尸做山。愧我何颜见父老,凯歌今日几人还。”在天皇给乃木组织的凯旋祝捷大会上,乃木希典的第一句话就是:“吾乃杀乃兄乃父之乃木是也!”欢迎人群中的人们痛哭一片,思念战死的亲人。在复命日本明治天皇时,他将攻打旅顺而付出的惨重代价引以为咎,愿以死谢罪,而明治天皇却再次将他赦免,并赐他功一级,从二位,晋伯爵,并补军事参议官。在其晚年,还被明治天皇任命为学习院院长。东京学习院是一所为培养皇室贵族子弟为主的学校,可见明治天皇对其信赖之深。

生徇天皇成为军神

自杀当天的乃木夫妻日俄会战后,日本正式成为帝国主义俱乐部的一员,日本也正式步上了举国若狂的军国主义道路。 塑造一系列军神是日本军国存在、发展、走向侵略的军国教育所需,在日俄会战中,日本军国导向的宣传塑造了四位军神:日本海海战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日俄旅顺会战的日本第三军司令官乃木希典大将;另有两位在封锁旅顺港战役中阵亡的两位中级军官:广濑武夫海军少佐与橘周陆军少佐。 通过一系列拨高放大的典型军神形象的树立,使日本年轻一代以献身军国,忠于天皇为无上光荣和最好的出世之路。日本从明治、中经大正、直至昭和初期,形成了一股社会习俗,男儿长大从军或入军官学校,女的则做医护或报务员。一言以蔽之:参军光荣。1912年7月30日,明治天皇病死,乃木希典一直为其守灵。同年9月13日,明治天皇殡葬之日,乃木悲伤之极,觉得其活在人间的意义已没有了。于是他和妻子商量后,决心双双自杀以追随明治天皇而去。这件事被知识分子批判,认为是过时的思维方式;但在另一方面却被“爱国贼”们大大利用,为日后的军国主义思想泛滥提供了一个极好的素材。称其为人间模范、国之忠臣,并为其搞国葬、造神社、塑钢像,使之神格化,流毒至今。

本文由老奇人论坛开奖资料发布于老奇人论坛开奖资料,转载请注明出处:从鹿儿岛选拔了四大队、炮兵四小队成为日本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