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安费扬古继续帮助努尔哈赤,有一次他和努

2019-09-28 作者:老奇人论坛开奖资料   |   浏览(171)

NO.4 安费扬古

杀父之仇:读过清史的人大都知道, 的父祖死于辽东总兵李成梁攻打古勒寨的战斗中。那么在历史上又是谁帮努尔哈赤报了杀父之仇呢? 万历十一年二月,明辽东总兵李成梁发兵攻打女真人部落古勒寨,误杀了努尔哈赤的祖父和父亲。而在古勒之战中有个不光彩的角色,就是勾引挑唆李成梁攻打古勒寨的女真族图伦城城主尼堪外兰。他还在战斗中充当明军信使,对古勒寨城主阿台谎称只要投降,明军就可退兵。就在阿台误信谎言放松警惕之时,突然城门大开,明军如潮涌入,不仅杀了阿台,还将被李成梁派做说客的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和父亲塔克世一同杀害。 冤有头,债有主,虽说是误杀,但是,努尔哈赤的祖父和父亲终究是死得不明不白,于是,这个勾引挑唆李成梁攻打古勒寨的小人尼堪外兰便成了罪魁祸首。四年后,努尔哈赤终于用尼堪外兰的人头祭奠了父祖的在天之灵。那么,是谁替努尔哈赤报了杀父之仇呢? 尽管明廷承认是误杀,让努尔哈赤领回了祖父和父亲的尸体,并让努尔哈赤承袭了建州左卫都指挥使的职位,努尔哈赤仍然气愤难平,决定招集人马为父祖报仇。起兵初期,努尔哈赤人单力孤,并不敢明目张胆与大明为敌。他先将报复的目标锁定在勾引挑唆李成梁攻打古勒寨的女真族图伦城城主尼堪外兰身上。 可是即使是抓住尼堪外兰也没有那么容易。努尔哈赤起兵四年后,才拿尼堪外兰的首级祭奠了父祖的在天之灵。而手刃其杀父仇人的,是努尔哈赤的手下大将安费扬古。安费扬古,姓觉尔察氏,家居瑚济寨(今辽宁新宾永陵老城附近)。他与努尔哈赤年龄相仿,都生于明嘉靖三十八年。小的时候他常和努尔哈赤在一起玩耍,结下了纯真的友谊。 安费扬古的父亲是个猎人,后来为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掌管马匹。在安费扬古的心里,老天注定安排他一生狩猎,因此他从小就随父兄爬山攀岭,练就了骑马、射箭、舞刀弄枪的功夫。生活环境的磨炼,同时锻造了他刚毅的性格。二十岁的时候,安费扬古已经成为寨子里最优秀的猎手。一向与努尔哈赤感情深厚的安费扬古毫不犹豫地决定加入到努尔哈赤复仇的队伍中。他联系了堂弟胡费扬古等三人,安排好家事,告别老父和妻儿,四个人便一起赶奔佛阿拉努尔哈赤处投军。 万历十一年四月三十日晚,趁著夜色掩护,努尔哈赤带领三四百人直扑尼堪外兰的图伦城。五月初一天还未亮,已将图伦城的南西北三面包围。攻城的号角吹响时,安费扬古率众人冲在最前面,在城墙下搭成人梯一跃而上,砍死了五六个守城的兵丁,经过一番血战夺下城门,将大门从城内打开。等在城外的努尔哈赤见城门已开,一声令下蜂拥而入,不到半刻钟守兵纷纷弃械投降。 此战虽然让狡猾的尼堪外兰逃掉了,但是建州兵马初战告捷,大长士气。努尔哈赤得兵一百余人,得获人口近千,牲畜二千,甲冑三十,战马五十匹。安费扬古英勇善战,在破城中立了头功,受赏建房一座,阿哈三人。 努尔哈赤一举攻破图伦城的消息,却激怒了他的三祖父、五祖父、六祖父的子孙们。他们不仅认为攻打尼堪外兰会给家族带来灾难,更对努尔哈赤承袭官职一事嫉妒和不服。一时间,努尔哈赤成为他们的眼中钉,必要除之而后快。 这天半夜,努尔哈赤遭到了刺客的袭击,虽然被他机敏地躲过去了,但是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果然天亮时就传来了坏消息,安费扬古的儿子被绑架了。歹徒还留下了纸条,威胁说,如果安费扬古继续帮助努尔哈赤,就要杀掉他的儿子。 努尔哈赤感到心中十分歉疚,安费扬古却坚定地说:「跟着都督去复仇,是我自己的选择,就是千难万险也在所不辞。」萨尔浒城城主诺密纳兄弟本与努尔哈赤约定一同攻打图伦城,可是在进攻的日子却未露面。努尔哈赤本不想计较,可是诺密纳兄弟却害怕努尔哈赤报复,决定先下手为强。于是再次派人前去面见努尔哈赤,谎称上次负约是因为得了急病,并再次约定一同攻打巴尔达城,取得胜利后利益对半分。 努尔哈赤十分警惕,决定来个顺水推舟,答应了诺密纳兄弟的请求。第三天午前,众人来到巴尔达城前。心怀不轨的诺密纳兄弟要求努尔哈赤率人先行攻城,努尔哈赤表示攻城可以,但是自己的兵马甲冑少、兵器差,若是诺密纳兄弟能将甲冑兵器借给自己,定然能够取得胜利。 一心想借他人之手消灭努尔哈赤的诺密纳没有多想,立即命令部下脱下盔甲,交出兵器。努尔哈赤传令让自己的手下披挂起来,并将诺密纳兄弟和萨尔浒兵丁团团围住。刚有些回过神来的诺密纳被额亦都一刀斩于马下。其弟卦喇拍马欲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被努尔哈赤手下大将噶哈善一枪刺透心窝,结果了性命。 萨尔浒兵丁一时都吓傻了,不知如何是好。努尔哈赤大刀一扬,大声说道:「你城城主诺密纳和卦喇,与我结盟联合,他不但违约,还屡次加害于我,让我忍无可忍,今天才将他除掉,与尔等毫无关系。你们如愿投降为我效力,我决不加害,一视同仁;如果不愿随我当兵,我也可马上放你们回家。」 萨尔浒兵丁听完这番话,纷纷表示愿意投降。努尔哈赤一举得了二百余名兵丁,心中十分高兴。他命令弟弟舒尔哈齐与额亦都整点降兵,自己带领噶哈善、杨书飞奔萨尔浒而来。当来到城下时,只见城头上「建州左卫」的大旗正迎风飘扬。 原来,努尔哈赤早就谋划好了这场战斗。他假意答应诺密纳联兵攻打巴尔达城,将他的主力军调出城,暗中却派安费扬古率百余名骑兵突袭他的老巢。安费扬古虽然儿子被挟,生死未卜,却更坚定了追随努尔哈赤的决心。这次都督把偷袭萨尔浒的任务交给他,是对他的信任,也是对他的军事才能的肯定。他快马加鞭,刚过午夜就来到萨尔浒城下。先将人马隐蔽在暗处,待诺密纳带领三百余人出了城门走远,他立即带领一百余名训练有素的士兵越过城墙,直扑城内。城中只剩下老弱残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成了俘虏。就这样,安费扬古未损一兵一卒就拿下了萨尔浒城。 战斗结束后,努尔哈赤当着众将的面,连连夸奖安费扬古。回到佛阿拉城后,他命人将安费扬古的妻子和父亲接到城中安家,以表示对他忠勇行为的嘉奖。 春去秋来,一晃安费扬古追随努尔哈赤起兵已经四个年头了。四年来,安费扬古在太祖的麾下南征北战,东杀西讨。而努尔哈赤也由当初不足一百人的兵马发展到现如今的三十个牛录,近万人马,并相继征服了苏克素浒部,哲陈部,栋鄂部、浑河各部的大多城寨也相继归附。胸怀大志的努尔哈赤决定要为实现女真统一的目标继续战斗下去,可是他的心中总有一处隐痛,就是一直没有抓住杀害父祖的凶手尼堪外兰。 就在这时,有消息说尼堪外兰逃到了抚顺城,寻求明将的庇护。努尔哈赤派人面见抚顺城守将裴松,送上厚礼并说明事情的原委。裴松表示这是建州女真人之间的事,自己不方便干预。现尼堪外兰就躲在外营,努尔哈赤可派一名战将前来捉拿。但是考虑到毕竟是在我们的地盘,这名战将只能随身带领几人,否则就太显眼了。 派谁前去捉拿尼堪外兰呢?努尔哈赤一下就想到了有胆有识的安费扬古。他命令安费扬古立即带领二十人马不停蹄赶往抚顺边关。抚顺边将听说安费扬古的来意,不由沉吟良久。安费扬古见他犹豫不决,便亮出底牌说:「我家都督已派人与裴将军交涉过此事,我这次前来,是裴将军许可的。」 话虽这样说,抚顺边将还是不敢自作主张,决定面见裴将军,亲自问个明白。事也凑巧,没走多远就遇见了巡查边事的裴松,裴松说:「这是他们女真人内部的事情,我们不要多管了,以免造成边陲祸乱。」其实裴松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揣摩透了辽东总兵李成梁的心意:尼堪外兰这几年成了孤家寡人,留着是个累赘,可是又不能拱手送给努尔哈赤。这次努尔哈赤前来讨要,正好可以做个顺水人情。 边将明白了裴松的言外之意,飞骑回到营内,对正在焦急地等待回信的安费扬古说:「尼堪外兰就在我营后居住,你可自己去捉。」尼堪外兰正在一棵老榆树下乘凉,忽然听到外面有杂乱的脚步声。睁眼一看,数十名兵士拥进院来。他一惊之下跳起来,扑向院边早已准备好的梯子准备逃跑。安费扬古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尼堪外兰,手起刀落,将他的人头割下。这边辞别了边将,回建州覆命。大仇已报,努尔哈赤用尼堪外兰的人头祭奠了父祖的在天之灵,了却了一份多年的心愿。在他的心中,安费扬古的份量又重了许多。 努尔哈赤征服建州八部用了十三年,这个过程始终伴随着血腥和杀戮。有了较为稳固的武装割据根据地,握有建州500道敕书,为他推行「远交近攻」政策,进一步扩大武装割据势力奠定了基础。 而在十多年的征战中,安费扬古追随努尔哈赤攻萨尔浒、征兆佳城、玛尔敦城、哲陈部洞城、杭嘉、章佳、尼玛兰、赫彻穆城,克哈达富尔嘉齐寨、讷殷部佛多和山城,「战辄居前,还辄殿后,屡受重伤,多树勋伐」。努尔哈赤不仅任命他为一等议事大臣,参与国政,还赐予他「硕翁移罗巴图鲁」的称号。「巴图鲁」乃满语baturu的译音。《五体清文鉴》译为「勇」,《清文汇书》译为勇强之勇,勇冠三军之勇,勇为之勇。勇将即baturuhaha。作为赐号之巴图鲁,是为勇将,能干之意。也可转译为「英雄」。 在安费扬古参加的战斗中,堪称硬仗的是古勒山之战。万历二十一年九月,叶赫部贝勒纳林木禄联合哈达、辉发等九部联军三万余人来攻建州。在这场兵力悬殊的战斗中,取胜固然靠的是努尔哈赤「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自信和计谋,但在战场上起了关键作用的是还是安费扬古等人不怕战死沙场、浴血奋战的勇气。 这一战,共杀死九部联军四千余人,获虏一千余人,获战马四千余匹,盔甲七千多副。这是安费扬古追随努尔哈赤十年来取得的最大胜利。在战斗中,大将安费扬古更生擒了乌拉部贝勒布占泰,立下赫赫战功。在庆功会上,努尔哈赤将布占泰的黄膘宝马奖给了安费扬古,这也是一段「宝马赠英雄」的佳话。 古勒之战后,安费扬古还勇当先锋灭哈达,父子上阵征辉发,随老汗王三征乌拉,57岁高龄时,还带兵出征东海,是名符其实的戎马一生,为后金可谓立下汗马功劳。天命七年七月,安费扬古病卒,享年六十四岁。顺治十六年,安费扬古被追諡「敏壮」,立碑纪功。

觉尔察·安费扬古(1559—1622)后金开国五大臣之一,隶满洲镶蓝旗。完布禄子,世居瑚济寨,后。少随父归太祖努尔哈赤。1621年,攻取辽沈,战功卓著。天命七年七月,卒。顺治十六年,追谥敏壮,立碑纪其功。康熙五十二年,追赐三等轻车都尉世职。

安费扬古从小随父从军,不离努尔哈赤左右。起兵之初,努尔哈赤追讨杀父仇人尼堪外兰,安费扬古跟从他捣毁仇人的老家图伦城,又计划攻甲板城。当时,萨尔浒城的酋长因尼堪外兰有明朝照着,势力大,留须尼堪,泄露了努尔哈赤的攻城日期,尼堪外兰得以逃脱。努尔哈赤怒不可遏,派安费扬古率兵修理萨尔浒,安费扬古到地方把萨尔浒城给一窝端了。

努尔哈赤英武,身边又聚集一批龙虎将,别说外人,他家里人都嫉妒了。努尔哈赤有个堂兄,叫康嘉(努尔哈赤的祖父有兄弟六人,堂叔伯若干,不知道此人哪位叔叔大爷的儿子),勾结哈达部落劫瑚济寨,请兆佳城主做向导。(兆佳城,指现今的赵家营子,居兴京西近百里,猴石省级森林公园附近。)打猎的安费扬古闻讯,带着十二个人追上哈达兵,将其击溃。为报一箭之仇,翌年正月,一个大雪纷飞的深夜,努尔哈赤和安费扬古摸进兆佳城,活捉了城主,并成功策反他的部下。

安费扬古作战善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有一次他和努尔哈赤攻马尔墩寨。这个寨子依天险而建,防守严密,逢攻击,箭镞和石头飞滚而下,连攻三天没拿下来。第四天,安费扬古仔细观察地形,终于找到一条山间小径,悄悄带人攀崖而上,拔掉马尔墩——马尔墩,系赫图阿拉西行几十里,扎喀关下的村庄。现在村名依然延用。

出师顺利的努尔哈赤一发不可收,拿下马尔墩,又盯上陈哲城、王甲城、章甲城、尼玛喇城等等大小不一的山寨。这些山寨抵不住他的凌厉攻势,纷纷被降。而这些战役中,都有安费扬古参与。

安费扬古戎马生涯40余年,创建一支能征善战的八旗兵,培养一批统军有方的将领。常躬亲率军征战,指授方略,强调以智取胜,创造了以弱胜强、以少克众的著名战例。安费扬古在统一女真各部及与明朝的战争中,提出了一系列军事主张,其军事思想对后来兵家有较大影响。

图片 1

本文由老奇人论坛开奖资料发布于老奇人论坛开奖资料,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安费扬古继续帮助努尔哈赤,有一次他和努

关键词: